夹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夹头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移动数据业务受冲击神州泰岳成烫手山芋

发布时间:2020-07-21 18:12:05 阅读: 来源:夹头厂家

关于寄生这个词,它的基本解释是这样的:“一种生物体依附在另一生物体中以求供给养料、提供保护或进行繁衍等而得以生存”。随着资金的涌入,国有垄断的电信业渐渐培养了大量依靠运营商生存的关联公司,这类公司的门槛本身并不高,他们能够“飞黄腾达”的原因,就是靠着与运营商“亲密无间”的关系。用寄生一词来形容这类公司,并不为过。

专门研究反腐败问题的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李辉博士说,腐败的一个最大特点就是永远和暴利行业联系在一起,这在其他国家也一样。就像这句话所讲的那样,在电信增值服务领域,由于利益链条的复杂性,众多利益方纠缠在一起,相互交织成了一张巨网。

“闷声赚大钱”

据《财经国家周刊》报道,知情人士透露,仅涉案的中移动数据部副总马力就已牵出超过60名涉案人或案件知情人。这些人广泛地分布于政府、运营商、增值业务厂商,乃至更多层面。而这极有可能成为引发新一轮地震的震源。

消息人士称,不久前,高阳圣思园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李晓光也曾被有关部门带走协助调查,据称也与马力案有关,但因为是协助调查,所以李晓光是否涉案还难下定论。

IT商业新闻网试图联系高阳圣思园,但被告知“相关负责人不在”。

记者了解到,李晓光1981年考入北京大学计算机系,本科毕业后考上了研究生,最大的爱好是看书、打高尔夫球,给别人留下的印象是“稳重,且平易近人”,2000年6月,在高阳公司收购了他和伙伴共同创立的公司后,2003年10月李晓光出任高阳圣思园董事长至今。而高阳圣思园在2003年开始做电信增值服务,为运营商和手机用户服务,中移动就是其最重要的合作伙伴。在该公司,员工大多有理工科背景,并且精于网络技术。

2005年8月,在李晓光等人的组织下,北京大学计算机系81级同学回北大举行了毕业20周年聚会,并集资设立“PKU8108创新奖学金”,用于奖励在校大学生的创新举措。

IT商业新闻网从知情人士处得知,高阳圣思园是高阳科技下属公司里盈利较强的公司。高阳圣思园的工作较为稳定,待遇也比较优厚,开发人员的待遇为每月至少8000—10000元,普通职位每月也有6000元左右。并且薪资结构里包括年终奖。

在记者采访中,有人这样评价高阳圣思园:“做移动IVR的都知道它”,“角色类似于卓望”,属于“闷声赚大钱的那种公司”。

据悉,其他SP要接入、运营IVR业务,乃至与中移动进行结算,都需要通过高阳圣思园。目前,新浪、腾讯、空中网等SP有大量业务仍在该平台上运营。

神州泰岳之惑

自从去年5月在反腐引发的人事震荡中接班,就任中移动总经理后,李跃已经开始了对公司的改革。

财新《新世纪周刊》曾对此指出,作为上任不过半年的央企“一把手”,李跃如此激进的改革选择并不常见,不仅令内部为之震撼,亦延伸至以中移动为核心的整个电信增值服务产业链。新政包括核心外延业务收归集团,对外合作模式由“分成”变为“固定承包”付费,颠覆电信增值行业运行多年的行业规则。

一位业内人士对IT商业新闻网记者表示,SP与运营商分成比例为5:5,“以前是3:7”,该人士介绍道,“后来移动开始占五,他们拿的越来越多”。

IT专栏作家张书乐(微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SP业务本身并无腐败,也不滋生腐败,而是管理者和管理模式带来了腐败,清理掉腐败的土壤,尽管SP业务极度依赖运营商,但却可以减轻负担,轻装前进,而最大的好处,就是以反腐为契机,纠正SP业务中太多被人们所诟病的“邪恶”。

在李跃主导下,移动着手把卓望控股及旗下的四大分公司统一为一家公司,各分公司的重合业务以及职能部门重新进行整合,统一划为八大事业部。据悉,飞信的运营权也将直接交由中移动数据部负责,卓望只负责运营支持。

上述业内人士对这样的做法评价道,李跃的思路要比王建宙强很多,“什么该放出去,什么不该放出去,王建宙弄不清楚”。

对于卓望CEO叶兵涉案,有运营商内部人士表示,“无论是数据部总经理,还是卓望CEO,都是中移动增值业务体系中最具话语权的大员。”如果叶兵最终卷入漩涡,还有可能引发更大震荡,并将对中移动的数据业务体系带来冲击。

需要注意的是,飞信业务的命运始终掌握在中移动手里,但此业务是神州泰岳的核心支柱产业。中移动飞信业务的很多软件都是由神州泰岳开发提供的,据说中移动飞信机房就放在神州泰岳公司。该公司去年年报显示,飞信的主营收入占比达到了58.36%。神州泰岳负责飞信的运维支撑,可替代性极高,因此飞信未来如何发展,完全取决于中移动。

一位与神州泰岳创始人王宁熟悉的人说,“他是个活动家,学哲学的,80年代出国,活动能力很强,非常能说,有组织能力。”手机和烟片刻不离身的王宁,被认为是“怪人”,“手机铃声就像他的冲锋号,烟则是他出发前猛吸两口的痛快”。其曾任河北大学校团委书记、河北大学出版社社长。在任职河北大学前,王宁曾出国留学。1997年,其创建北京神州泰岳科技有限公司。

1998年3月,神州泰岳科技有限公司成立软件事业部,代理销售CA公司的IT服务管理软件Unicenter,这个事业部就是今天神州泰岳的前身。有知情人士表示,当时电信部门用Unicenter软件的特别多,王宁等人就与运营商,尤其是中移动结下了深厚关系。

在新政实施后,中移动如何处理与神州泰岳的关系颇受人瞩目,因为此公司与飞信业务息息相关,将会直接影响到其业绩和股价。2009年底,神州泰岳出现临时停牌,一度被外界解读为与张春江被调查有关。

IT商业新闻网记者在联系神州泰岳时,相关人员以不清楚具体事宜为由婉拒了采访。

张书乐对此向记者表示,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的公司,本身就是一个管理和市场战略极不成熟的公司,而神州泰岳很显然就是一夜之间充当了暴发户并一夜之间又失去了金矿的这样一个公司。在3G大环境下,真正要生存,把赌注押在单一的通讯运营商身上,不如把筹码放在有着多种多样需求的消费者身上,这就是一个篮子和N个篮子的问题。

“神州泰岳没法调整业务模式”,一位知情人士告诉IT商业新闻网记者,“他只有这一个业务(指飞信)”,“中移动收回飞信,我是赞同的。因为飞信这些年来在外包公司手里葬送了青春,花出去的是真金白银,却并未带来好收成;其次,作为飞信这种通信底层业务,在社交化网络时代属于移动互联网业务的地基,如果交给外包公司运营,移动的互联网计划都将毁于一旦,早就该收回自己运营”。

记者获悉,飞信业务在去年实现营业收入4.91亿元,同比增长11.38%,远低于2009年年报中58.74%的同比增速,在总营收中所占比重也未能维持以往60%以上的水准,下滑至58%左右。飞信业务营业总收入仅增长11.38%,而营业成本也增长了7.83%。

这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飞信现在成了形象工程,一年的运营成本高达几亿,这都是因为放给外包公司做的结果。

对于神州泰岳是否有退市的危险,该人士认为,这要看其是否有运营商内部人士的股份在里面,“如果神州泰岳挂了,除非运营商的人被扳倒,否则即使收回去,也是要这个公司运营”。

有神州泰岳内部人士曾经透露,“中移动不会轻易更换神州泰岳,当初卓望打算全面接手飞信的运维,但发现有难度,短期内很难实现。” “因为飞信的网络最初就是神州泰岳集成的,这其中还是有不小的技术含量的。”

实际上,一些数据业务部门的领导,利用手中职权参与SP经营,或间接持股,甚至开“关联公司”,从中牟取非法收入,这在业内早已是公开的秘密。

有评论一针见血地指出,就尚在途中的这场已持续一年半的反腐行动而言,垄断一如既往,关系化生存模式未有本质变化,变化的不过是具体的人和寄生的企业名称,以及寄生方式。

有消息称,国内三大运营商将出现大幅人事变动,其中中移动董事长王建宙将退休,工信部副部长奚国华将卸任现有职位,出任中移动董事长。中国电信(微博)副总经理尚冰将被任命为工信部副部长。中国联通(微博)董事长常小兵将转任中国电信董事长,而中国电信董事长王晓初将转任云南省省长。

对此,有分析人士对记者表示,如果此消息为真,应该与此次中移动反腐风暴有关。如果运营商采取这样的措施,也和地方分公司调整高层的思路相类似。

相关链接:涉及中移动腐败案的高管一览

原工信部总工程师苏金生。

原中国移动(微博)集团党组书记、副总经理张春江。

原四川移动总经理李华。

原四川移动数据部总经理、无线音乐运营中心总经理李向东。

原安徽移动董事长兼总经理、中国移动人力资源部总经理施万中。

原中国移动数据部副总经理马力。

原中国移动旗下子公司卓望信息CEO叶兵。

原重庆移动有限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沈长富。

原湖北移动副总经理林东华。

来源:IT商业新闻网 作者:柳青

05 Shell 数组

实战2:如何使用软删除(逻辑删除)

07 构建 RESTful Web API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