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夹头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失踪女子房内的异香-【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20:12:53 阅读: 来源:夹头厂家

一、失踪

西河镇内开了一家香肆,名为暗香坊。

暗香坊的店家是一位年至桃李、身姿曼妙的女子,名为秦玖。这老板娘不仅人美,手也灵巧,可调制出或馥郁或幽甜的香料。

自从那暗香坊在镇上开张之后,西河镇已经失踪第三个豆蔻年华的女子了。原本安谧宁静的小镇笼上了一层迷雾,让人有些看不真切。

晨色微曦,暗香坊的铺门被人敲得震天响。秦玖慵懒起身拉开铺门,就见身前站着的捕快红了脸。

“你这浪荡女!”捕快急忙回过头,不敢看眼前衣衫不整的女子。

秦玖捂唇一笑,漫不经心地拉好了衣衫:“陆大人又有何贵干?”

捕快陆慎直直盯着秦玖黑亮的双眸:“昨天又有女子失踪了,那女子的闺房内依旧留下了异香。”

秦玖似乎没有听到他的言外之意,只是笑着回道:“多谢陆大人关心,我会谨慎小心的。”

陆慎瞪大双眸,怒斥道:“西河镇内只有你一家香料铺子,而且在你来镇子前,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案件。”

秦玖拿过精致的酒壶轻抿了一口:“陆大人这是说的什么话,我可有些听不懂。”

陆慎重重拍响了桌子:“犯人就是你!快些把那三个女子放出来,说不定还可以免你一死。”

秦玖唇边染上了些许冷意:“陆大人,这话可就有些荒谬了。如果大人您有证据,尽管来抓我入牢就是,不必危言耸听。”

陆慎冷眸看着秦玖,他就是因为找不到任何证据才觉得心烦。他闭眼冷静了一会儿,才调整了情绪问道:“昨夜秦老板在哪里?”

秦玖一笑:“夜里自然是在屋内安眠。”

陆慎不甘地咬着下唇,鼻尖充斥着各种香料的气息:“你……好自为之吧。”

陆慎抬步往门口走去,他与一名小厮擦肩而过之后,身后响起了恭敬的声音:“秦老板,不知道我们李少爷要的香料可调制好了?”

二、入狱

虽是正午,屋外的天色却变得十分阴沉。

秦玖用温热的布擦干了手上的水渍,从小木匣内取出了一个木制花瓣状的香篆模子。她端着装了香粉的小木盒,用香匙舀出香粉,十分熟练地倒在了模子内。

待香粉成了花瓣的模样,她动作轻巧地脱下模子,而后点起了篆香。很快,香气弥漫了肆内。只是这香气清淡,习惯了之前馥郁浓厚的香气,倒有些不适应。

秦玖看着袅袅的香烟,唇角不觉弯起。

伴随着雷声响起,陆慎出现在了门口。他冷笑一声,几步上前抓住了秦玖的手腕:“李家小厮说他亲眼看到你扶着失踪的女子离开。”

秦玖冷冷地看着站在陆慎身后的李家小厮,好一会儿才摇头道:“我没有杀人。”

陆慎看着屋内角落放着的染着血的动物皮毛,不知想到了什么,眼底厌恶更重:“这话你去和县太爷说吧……”

秦玖一直说她并没有杀人,即使挨了板子。在暗无天日的牢内呆了三天,秦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了许多。

陆慎怒气冲冲地走到秦玖牢房前,道:“你竟然还有同伙!刚才有人来报案,又失踪了一个女人……你快些招供,我还可以向县太爷求情。”

原本躺着的秦玖猛然坐直身子,眼底闪烁着不可置信。她看了陆慎好一会儿,才脱力一般开口道:“在允生林。”

见陆慎似乎还想问什么,她猛然提高了音量:“快点去,你想让那个女人死吗?”陆慎怔愣一瞬,很快转头离开,去往了允生林。

两个时辰之后,陆慎从允生林内寻回了那名失踪的女子。那名女子已经昏迷,但性命并无碍。陆慎把她送回家之后,再一次来到了牢狱内。他看着睡在茅草上的秦玖,眼底闪过了疑惑。

她刚才紧张的情绪并不像假装,可是她又能明白地说出藏匿被掳女子的地点。可以说这件事情确实与她有关,但真正行凶的人却并不是她。这件案子,似乎另有隐情……这么想着,睡着的秦玖慢慢睁开了水眸。

秦玖看着不远处站着一个人,猛然缩起了身体,但当她看清来人时,出声问道:“人救回来了吗?”

见陆慎点了点头,她双眸内突然漫上了雾气,“请陆大人帮帮我……”

三、真凶

秦玖在牢内自戕了,此消息传出,西河镇内如同投入了石子的湖水,泛起了阵阵涟漪。但很快,涟漪不见了。

之后的几日,都没有再发生女子失踪的案件。

那寻回的失踪女子早就醒了,不过她并没有看到掳她的人是谁,只知道是一名身形高大的女子。

她思索了一会儿,拿出了一小块碎布:“这是我从那人身上扯下来的。”

之前失踪了的三名女子还是没有寻回,已经过了这么多时日,大抵也已经遭遇不测了。

雨夜,陆慎家的门被人大力敲响。他睡眼惺忪地从床上爬起拉开了屋门,看到了面色惊慌的李府的张大夫,他一开口,便让睡意蒙陇的陆慎醒了神。

“李家公子疯了,他……他吃了李家小姐的肉!”

李府一片灯火通明,陆慎由管家领路,很快进入了李家少爷的房内,他一进房间就闻到了熟悉的香气。

李老爷面色惨白,李家公子双眸通红地被家丁制服绑在了椅子上,李夫人和李小姐则呆在了内间。

陆慎一一询问了屋内的人,他们说亲眼看到大公子在吃从大小姐身上割下来的肉。陆慎向张大夫询问了大小姐的伤势,虽有损伤但并不严重,只是……会留下疤痕。

陆慎见李公子双眸发红神情疯狂,不便审问,只得认真查看了李公子屋内的东西。屋内摆设并不多,只有一个小木柜引得陆慎注目。他拉开柜门,里面放着小盒的香粉和女子的衣物。

那香粉的味道正是每次失踪女子之处留下的香味,那衣物的大小和李公子十分相称。

陆慎眼底闪过一抹亮色,按照第四个被救回的女子所言,掳走她的是一名身材高大的女子,看来应该就是穿着女子衣物的李公子了。

陆慎看着边角有些破损的衣物,从袖间取出那女子交给他的碎布,正巧对着了。他看着香粉,下意识地想到了秦玖,看来她确实知晓且参与了此事,但只是帮他调制了香粉。陆慎细细查看香粉,只觉得里面的血腥味异常浓厚。

陆慎走到李公子面前,见他狰狞呲着的唇齿间带着血肉,下意识地皱紧了眉头。他让张大夫上前查看李公子,却不料张大夫才接近,就引得李公子猛然挣扎起来,张大夫顿时吓得坐到了地上。

陆慎向李老爷行礼,还没说话,却见之前告发了秦玖的李家小厮猛然跪倒在地:“大人请救救我们家少爷,自一月前少爷偶得一张古方之后就变得奇怪起来了……”

他泪涕横流着从袖间取出一张有些澄黄老旧的纸张,“这是古方,请大人救救我家少爷。”

陆慎接过古方,细细查看之后,走到李老爷身前低声询问了一句什么。李老爷身体猛然僵直,而后无奈地点了点头。陆慎小心翼翼地收好古方:“我要把李公子带走。”

虽然李公子已然疯癫,但看着那张古方和那李家小厮的证供,以及当着李家仆人的面割下李家小姐的肉吃下的样子,已经可以确认李公子就是杀害三位女子及掳走第四名女子的凶手。

陆慎办完事回了家,才推开家门,就闻到了扑鼻而来的饭菜香味,他心中一暖。陆慎看着眼前端着碟子,脸色还有几分苍白的女子,他愧疚道:“秦小姐的伤……没事了吗?”

秦玖微微一笑:“只是小伤,我还得多谢陆大人愿意听我一言,救了我的命。”

陆慎有些不自在地说:“之前是我错怪你了,京城里来了消息,明日午时三刻,李公子就会被押到闹市斩首。”

见秦玖无力地摇了摇头,他想了想还是开口解释道,“李公子之所以让你调制香料,是因为他……得到了一张古方。”

秦玖眼底闪过疑惑,陆慎耐心地说道:“李公子胎内不足,一向身体就不好。在一次冬日,他贪玩不慎摔人了池塘,冻坏了……下身,从此不能人道。”

见秦玖有些羞涩地侧过身体,他也轻咳出声:“然后他偶然得到了一张古方,上面写着只要吃那混杂着香料的年轻女子的肉,就可以重新恢复……”说完他迅速转了话头,“不知道秦小姐之后有何打算?”

秦玖并不回答,只看着眼前的饭菜,莞尔一笑:“在衙门忙了一天,肚子不饿吗?”

陆慎被秦玖的粲然一笑迷了眼睛,等回过神,他只羞得埋头吃饭。秦玖唇眸带笑,夹了些菜到他碗里。只一刻钟,桌上的饭菜已经被陆慎吃完,秦玖起身走到窗边,道:“我想说一个故事。”

四、真相

一年冬天,一个小女孩因为下雪贪玩,却被喝醉了酒的纨绔子弟拉到了池塘边上……才不过金钗年华的女子,就失了清白之身。后来,那小女孩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将那男子踹下了池塘内,而后哭着跑回了家。

小女孩的父母早亡之后,她就跟着叔叔婶婶。他们见小女孩下身裙摆上的血液,便说着要去报官,却因为时日太晚,追不得已推到了明日。却在第二天清晨,改了口。

原来那家知晓了此事,一大早就送来了一大笔银两。叔婶家的两个女儿已经到了适嫁的年龄,嫁妆却有些……那家送来的“封口费”,正好凑成了嫁妆。甚至,他们还打算把小女孩“卖”入那家。

小女孩自然不肯,连夜逃出了叔婶家。所幸运气不错,碰到了一位好心的老奶奶收留,跟着她学了些调香制香的本事。

一年前,老奶奶去了,她偶然发现不远处的西河镇内,新搬来了一家李氏,竟是当年毁了她清白的李家。

她用银两贿赂李家大夫,得知李公子不能人道的病症,随即制作了一张古方……

秦玖说到这儿戛然而止。

陆慎已经无力地软趴在了桌上,他头脑已经十分迷糊,但还是强撑着说道:“你就是那个小女孩……”

见秦玖点了点头,他紧咬下唇,“那三个女子是你所害,而我……我大概也是要死了吧,你在饭菜里面下了药!”

秦玖转眸看了陆慎一眼,眉眼带笑。

陆慎双眸泛红,几乎咬牙切齿道:“你真是心如蛇蝎。”

见秦玖唇边的笑意更深了几分,他竭力保持着清醒,“既然我就要死了,但求死个明白。李公子为何会变得疯狂?”

秦玖看着院内冷清的月色:“知道罂粟吗?它可以使人神志不清。我把它混入了那‘特殊的香料’中,时日一长,人自然就疯狂了。”

陆慎的视线变得模糊,听秦玖说完,他就支撑不住昏了过去。

陆慎没想到,他还能再醒过来。醒来之后,昨日与秦玖说的话猛然涌入了脑内。该被斩首的人是秦玖而不是李家公子!他不顾还有些软弱无力的身体,奋力跑到了衙门,才到门口却被下属徐立拉住。

“那三个杳无音讯的女子突然毫发无损地回来了!”

陆慎只觉得原本清晰了一些的脑子顿时又变回了浆糊:“那李家公子死了吗?”

下属低声一笑:“陆大人睡糊涂了吗?既然那三位女子毫发无伤,那李家公子也罪不至死了。但掳走人已经成了事实,现在被关押在了牢内。”

陆慎呆愣地点了点头,他到底还是冤枉了她,她没有杀死了三名女子,连毁了她清白的李家公子……也只是疯了。

后记

十年后,香料脂粉在西河镇内已经十分常见。

这天,一位戴着面纱,身材曼妙的女子走入一家香料店:“店家,镇子内的李家呢?怎么不见了?”

店家面色白了几分,他打量着眼前双眸清澈的女子,叹了一口气道:“李家五年前就没了。”

见女子眼底闪过疑惑,他继续说道:“十年前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李家的少爷疯了,李家小姐的手臂上也多了一道无法愈合的伤痕。因为李家少爷吃人的事情传开,即使李家再有钱也没有人敢去迎娶李家的小姐……可悲呀!”

说着他唏嘘道:“五年前的夜里,不知怎么起了一场大火,李府就这么没了……”

女子笑着点了点头,随手挑了些香料走出了店子。

她看着熟悉又陌生的街道,呢喃道:“果然活着才觉得痛苦,只可惜……这么简简单单就死掉了。”

突然,身前传来了小女孩的稚嫩笑声,她抬眸看着不远处,一个抱着小女孩巡着街的捕快,眼底透出了些微的暖意。

看样子,你过得很好……

试管婴儿取精前注意事项

宜昌市第一人民医院三代试管婴儿怎么样

乌鲁木齐哪个医院治疗包皮过长手术得好

介绍不清理包皮污垢的危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