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夹头厂家
热门搜索:
成功案例
当前位置:首页 > 成功案例

最火还原上海最美海滩临港吹响护绿集结号

发布时间:2021-09-21 09:05:36 阅读: 来源:夹头厂家

还原上海最美海滩 临港吹响护绿集结号

发布日期: 来源:第一财经

清晨的临港南汇嘴充溢着静谧之美,海滩上几乎看不到什么人,只有几只白鹭在悠闲地踱步,跳跳鱼在滩涂上弹跳,是城市中难得一见的和谐景色。

9月12日一大早,索尼中国的莫懿娉开车到达临港新片区南汇嘴,参加海滩垃圾清扫活动。逃离城市、回归自然,她为眼前这一片美景感动。但令她感到可惜的是,就在这些生物愉快嬉戏时,旁边散落着不少垃圾,尤其是塑料瓶、泡沫、渔等塑料垃圾。

“就像使得实验进程中美人脸上的一条疤痕,破坏了这种美好和谐。塑料是几百年都不能降解的,如果没有人去捡垃圾,那条疤就会一直在。”莫懿娉告诉第一财经她参与清扫垃圾活动的初衷。

长江和钱塘江在上海临港新片区南汇嘴汇聚,冲击成三角洲地形,也形成了上海的淤泥质海岸。泥滩具有极强的生产力,也是大量生物赖以生存的家园,有极大的生态价值。就整个上海的滩涂来讲,南汇嘴的滩涂是最宽的,也是最漂亮的。

随着临港大开发的推进,越来越多的人领略到这片海滩的美。临港的一处滩头甚至被称作上海的“天空之境”,成了红景点。

但伴随着经济的持续发展、海上捕鱼作业,以及居民和游客的随手丢弃,海滩上的垃圾堆积,企业、民间组织、高校、地方团委、社区纷纷成立志愿者队伍,定期到海滩捡垃圾,筑起这片海滩的保卫堤坝。

坚持:海边捡垃圾十余年

莫懿娉是索尼中国的一名普通员工,她和100多位同事及家属一起,跟随着One Blue Ocean活动到临港海边捡垃圾。

上海的9月还暑气未消,莫懿娉和她的小伙伴们趁早来到南汇海滩开始清理工作。垃圾被海水冲上岸,留在沟壑里、石阶的缝隙里、泥泞的湿地里、一米高的芦苇丛中,100多名志愿者使出浑身解数与垃圾作战。<各设区市政府等)/p>

有的垃圾需要俯身、跪下,甚至趴下才能捡到,小孩子们利用自己身形小的优势,趴在石头上捡缝隙里的垃圾。天气逐渐热起来,刚过了1个多小时,大家都大汗淋漓,有小朋友的衣服都湿透了。

在所有员工及家属的共同努力下,本次活动总计回收了141.78公斤的垃圾,然后将垃圾分类、记录、称重,最后由环卫车进行清运。

“所有的垃圾拼在一起,体积和这100多人差不多,我们也感觉自己为环保出了一份力,虽然累但是超级有成就感。不过海滩很长,我们捡的只是海滩的一小段。海洋清扫活动还要呼吁更多企业、更多市民共同参与。”莫懿娉说。

这次活动得到了上海仁渡海洋公益发展中心(下称“仁渡海洋”)的协作。仁渡海洋聚焦海洋垃圾。13年前,仁渡海洋创始人刘永龙就带领团队来到了临港捡垃圾,是最早的一批去临港捡垃圾的团队。

刘永龙告诉第一财经,到临港海滩捡垃圾最早时候是企业员工多一些,基本模式是作为企业活动日组织员工参与,索尼、福特汽车、英特尔、强生等六七十家公司都积极参加,其中英特尔、强生已经连续推进了十年。

慢慢地,捡垃圾的队伍壮大了起来,各级工会、社会组织服务中心、党委、高校等也纷纷加入,也组织各类活动,比如把“净滩”和相亲结合起来,增加参与度。周末的海滩上,总是可以看到一队队身穿红色、蓝色、绿色服装的志愿者,他们穿上统一的工作服,身影在岸边穿梭,交织于游人之间。

更有一群专业潜水队员组成“海底小分队”出动,常年活跃在海下,清理沉积在水下的塑料垃圾,解去缠绕在珊瑚礁上的渔线渔,还大海轻松的呼吸。

“一个人能做的事情是很有限的,在组织化之后,才能够有更多的力量、更多资源,能够更持续地去完成这种事情。当初我们做这个,想从一个更专业的角度去做。”刘永龙说。

监测:垃圾从何而来

百川奔流赴海,裹挟着滚滚泥沙,也携带着来自陆地上的垃圾。海洋垃圾呈现出什么样的结构?又从哪里而来?

为了搞清楚这个问题,仁渡海洋联合57个伙伴,在45座城市设立的81个监测点进行垃圾监测;在临港也设立了两个监测点,一年6次做定点监测。

根据今年最新发布的守护海岸线第四次科研监测报告,全国海洋垃圾数量排名前五的垃圾分别是泡沫碎块、硬塑料、塑料包装、膜状塑料、玻璃和陶瓷制品,其中泡沫碎块占比高达32%。从垃圾材料数量占比来看,塑料垃圾比例达到82.2%,牢牢占据垃圾材料占比的榜首,而从品牌垃圾的各类占比来看,酒水饮料类以45.5%的比例位于榜首,其次是零食食品类垃圾,占比25.8%。

刘永龙告诉第一财经,海边垃圾的影响因素是非常多的,不是像街头的垃圾都是人扔的。从海边主要的垃圾是海水冲上来,长江口、钱塘江口,顺着江和海来的就很多,另一方面通过洋流还可以把别的省区的垃圾,甚至国外的垃圾给冲过来。垃圾分布受地形、水流、水草等多种原因影响并不是均匀分布的,会在某些地方特别密集。

“从我们现在的研究来看,实际上80%来自于陆地、20%来自于海洋,而且大多数的垃圾,它会来自一些快消品如饮料,不少人到海边到山上去旅游的时候就一定会带着瓶装水,喝完了顺手就扔了。”刘永龙说。

当然随着临港的大开发,南汇嘴游客大量增加,也为海滩环境带来压力。

减塑:保护那一片湿地

如何减少垃圾?刘永龙认为,海洋垃圾首先是乱丢垃圾产生的,是个人的行为习惯和文明程度的问题。文明程度不是一天两天能造就的,需要从小养成,并形成社会氛围。

为了把保护环境的理念传递下去,仁渡海洋每个月还会组织两三场“蓝色小侦探”活动,针对亲子做环境教育,通过言传与身教,在潜移默化中培养下一代的环保意识。

“环卫设置了越来越多的垃圾桶,但我们还是能看到随意的丢弃。我们一边在捡,游客一直在扔,这对捡的人来说也是有一定的挫败感的。”刘永龙说。

分析目前海洋垃圾的情况,大量的一次性塑料和包装塑料是海滩垃圾的主要来源,针对这部分垃圾有什么好办法?

实际上,减少一次性塑料的使用,政府一直在政策引导和产业源头上想办法解决。

今年7月,国家发改委、生态环境部等九部委联合印发了《关于扎实推进塑料污染治理工作的通知》(下称《通知》)。《通知》规定,自2021年1月1日开始,餐饮打包外卖服务以及各类展会3季度新能源汽车销量高速增长活动中禁止使用不可降解塑料购物袋,同时明年起全国禁止生产和销售一次性塑料棉签、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全国餐饮行业禁止使用不可降解一次性塑料吸管,但是牛奶、饮料等食品外包装自带的吸管暂不禁止。

刘永龙认为,这是监管的一次进步。但是要真正做到生物降解才能实现减塑,而更重要的是从源头上减少塑料的使用。

“如何回收塑料是很重要的方面,现在很多食用级的塑料都没有人回收,这是整个产业链的问题,能否通过产业结构调整,降低一次性塑料的消费?值得一提的是,上海自去年实施的垃圾分类政策也将对减塑产生积极影响。”刘永龙说。

刘永龙回忆说,他13年前开始在南汇海边捡垃圾,那时站在海边大堤上向临港新城放眼望去,远远地就可以看见滴水湖,人和滴水湖之间是一片绿油油的湿地,如今,临实现更低能耗港开发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滴水湖周围蓬勃发展,完全是一座新的城市。

“临港新城的发展是人类文明的发展。我建议在城市开发的同时,不要人为地改变当地的生态结构、植被结构,最大程度地减少对当地的生态干扰。”刘永龙表示。

奥美拉唑肠溶片什么时候服用好
奥美拉唑肠溶片能治疗胃胀吗
奥美拉唑肠溶片会伤肝吗
奥美拉唑肠溶片什么时候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