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夹头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宽带接入改革呼声再起高资费低网速惹人争议

发布时间:2020-01-14 19:48:15 阅读: 来源:夹头厂家

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600050,股吧)涉嫌宽带接入领域垄断问题已激起千层浪。专家表示,电信与联通在宽带问题上的垄断,不仅拉大了我国在宽带方面和国际上其他国家的差距,也令消费者支付着与网速并不匹配的高昂资费。希望通过此次事件,能够加大电信市场改革力度,推动电信、联通两大宽带接入“寡头”逐步开放市场,鼓励充分竞争,从而促进行业健康发展。

高资费、低网速惹争议

根据工业和信息化部《互联网交换中心网间结算办法》,中国电信、中国网通(已并入中国联通)、教育网之外的互联单位,在与中国电信、中国网通进行互联网骨干网网间互联时,应依据网间数据通信速率,以不高于“1000元/兆/月”标准向中国电信、中国网通支付结算费用。

电信专家、中国科学院研究员侯自强告诉记者,这一网间结算资费标准依然是2007年参考国际价格制定的,迄今没有变过,而国际上的价格已经下降了10倍,如美国已降至5美元/兆。相比之下,国内互联网企业尤其是视频网站的成本压力是巨大的。

研究报告指出,截至2010年,我国宽带上网平均速率位列全球71位,不及美国、英国、日本等30多个经济合作组织国家平均水平的1/10。但是,平均一兆每秒的接入费用却是发达国家平均水平的3~4倍。

另外,中国电信在提供网络服务的业务中存在“价格歧视”,对跟自己有竞争关系的竞争对手给出高价,没有竞争关系的企业优惠一些,从而诱发和助长了“流量穿透”:即一些运营商不直接从骨干网对接而是从城域网上进行流量获取。也有观点认为,这使一些公司在中国电信获取带宽后,并不自己使用,而是转手卖给其他运营商赚取差价。

侯自强透露,骨干网和城域网售价相差甚远,前者约为每月100万元/G,后者可能只有50万元或者30万元,且越是偏远地区的出价越是低。为了盈利,不少兄弟运营商之间竞争激烈。

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主任汪向东表示,为了打击竞争对手,保护自己的利益,中国电信通过所谓“清理”流量穿透断网,直接损害了消费者的利益。加上国内的宽带接入价格长期居高不下,这些都说明电信在宽带接入细分市场上存在垄断行为。

信息化领域资深专家、《互联网周刊》主编姜奇平认为,电信、联通目前在宽带接入方面的做法,阻止了其他经营者的进入,造成消费者在同等带宽条件下要付出更高的价格,却享受着相对更低的服务。对比目前中外IDC(互联网数据中心)领域来看,美国、欧洲都处于“百花齐放”状态,各国普遍都是鼓励公平竞争,而国内电信、联通的行为,很大程度上制约着宽带的发展,成为关键瓶颈。

首次涉及大型企业反垄断案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第19条,一个经营者在相关市场份额达到1/2,两个经营者合计达到2/3,三个经营者合计达到3/4的,就可以推定该经营者具有市场支配地位。

发展改革委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权威人士表示,电信和联通两家电信公司宽带业务占全国的90%,已经形成垄断,具有市场支配地位。这将是我国反垄断法2008年生效以来国家查办的第一件涉及大型企业的反垄断案。

不少业内人士反映,目前国内电信“三巨头”的一些其他市场行为也存在不合理性。例如话费与手机绑定销售、某些居民小区排他性的宽带接入等,倘若经过查处证明运营商从中利用自己的市场支配地位排除竞争,谋取不正当的垄断利益,也应该通过反垄断法加以制止。

“双寡头”垄断格局何时破冰?

网宿科技(300017,股吧)副总裁刘洪涛认为,由于历史原因,电信、联通目前的定价机制并不完全市场化,发展改革委此次对其进行反垄断调查,短期内也许对行业不会造成很大的影响和变动,但它表明了行业发展方向将从双寡头垄断格局转为充分竞争。

汪向东指出,在互联网和信息化领域,都要依赖于网络平台,宽带接入价格其实是全社会信息化的一个成本问题。价格的居高不下显然加大了国内用户的信息化成本,这与我国电信基础设施发展速度、信息化进程、网民成长脚步都是不相称的。如果这种价格能够降下来,对国家信息化建设将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执法部门针对的其实不是垄断地位,而是垄断行为,同时这对其他领域的垄断也是个警告。

中国移动互联网秘书长李易则表示:“发展改革委此举若能促进网络资费下调,将令全国1.5亿互联网宽带用户享受更好的服务,并将迎来网民规模更快速的增长。”

(新华社上海11月10日专电)

名医汇

名医汇

预约挂号平台电话

名医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