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夹头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画家李涵珍品沧州参展丢失 实名举报美术馆创建人种植

发布时间:2020-04-19 13:46:51 阅读: 来源:夹头厂家

画家李涵珍品沧州参展丢失 实名举报美术馆创建人

李涵教授丢失的1977年画作《小熊猫》,其恩师、艺术大师吴作人题字“多趣,1977年为李涵同志题”。 翟羽佳 摄

李涵教授参展的沧州美术馆位于沧州著名公园名人植物园,不知为何至今未挂牌。 王天译 摄

中新网石家庄11月25日电(崔涛 王天译)本月初,中新网曾以《画家李涵珍品河北沧州参展丢失 美术馆称未见此画》为题,报道中央民族大学美术学院退休教授李涵37年前创作、艺术大师吴作人先生题字的画作《小熊猫》丢失一事。记者近日追踪了解到,由于双方仍各执一词,失踪画作找到的希望渺茫,李涵教授已向中纪委实名举报了沧州(名人)美术馆理事长,原沧州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周爱民。

李涵教授1940年生于河北泊头,上世纪60年代毕业于中央美院,先后受教于国画大师李苦禅、艺术大师吴作人以及郭味蕖、田世光、肖淑芳、李斛等名家,以擅长画猴和熊猫著称,系当代写意花鸟画坛的领军人物之一。2013年11月16日至26日,画家梁崎、李翔龙、李涵书画联展在沧州美术馆举行,撤展后李涵发现他1977年创作、恩师吴作人题字的代表作《小熊猫》失踪。李涵教授一行坚称此画在沧州美术馆参展期间丢失,而馆方先是表示可查看监控录像,继而称李涵教授共60幅参展作品中没有此画,且监控录像因自动更新删除。2014年7月17日,李涵教授就丢画一事向沧州市公安局运河分局刑警队报案,警方至今未立案。

李涵教授告诉中新网记者,近日他已向中纪委实名举报了沧州美术馆的创建人、理事长周爱民。据他所知,周爱民另一身份曾是沧州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直至今天也没有完全退休,在私人美术馆任职多年违反国家有关规定。他认为,周爱民及美术馆工作人员指鹿为马、公然否认此画曾在该馆展出,实质是包庇盗画者,为不法分子充当保护伞。而沧州市公安局之所以不立案,是因为美术馆有周爱民这个“挡箭牌”,周爱民自恃权势和影响也乐于充当“挡箭牌”。

老画家回乡参展丢“传家宝” 业内称吴作人题字极为珍贵

在李涵教授的叙述中,此次沧州之行对于这位74岁的老人来说,原本是一次愉快的回乡之旅。据介绍,李教授和已故画家梁崎、李翔龙是河北泊头同乡,如今只有他存世。三人书画联展由李涵教授发起、天津西洋美术馆承办,计划分为三站,分别是天津、沧州和泊头,其中泊头是重点,沧州是过路展。天津展结束后,包括李涵40幅作品在内的展品由天津西洋美术馆与沧州美术馆交接,办理了交接手续。由于沧州展馆面积较大,展出前李涵由北京前往沧州美术馆送书时又增加了20幅画作,包括失踪的《小熊猫》,但没有办理交接手续,未料想因此引发争端。

李涵教授称,正规的美术馆举办展览程序都很严格,接画和撤展时都会主动办理交接手续,对照展品名录双方签字确认。他包括失踪《小熊猫》在内的20幅画作之所以没索要收据,主要是碍于情面,因为沧州是他高中母校所在地,与周爱民还有沧州一中的校友之谊,起初对该馆无限信任。二是2013年11月13日,他带着私人助理范世杰,北京媒体人、画家李树生抵达沧州美术馆时已近中午,美术馆秘书长李智说:“让他们(指工作人员)登记,咱们吃饭去。”最终,沧州美术馆没有出具交接手续,李涵一行也没好意思索取。

相同情形发生在11月27日撤展时。天津西洋美术馆由于有正常交接手续,保证了全部展品的相对顺利交接。所谓“相对顺利”,是因为一本梁崎的十二册页也出现悬念。据西洋美术馆馆长李响透露,该馆清点展品时发现少了梁崎的一本十二册页,后与沧州美术馆秘书长李智沟通,李智最终从库房中取出梁崎十二册页。

据李涵教授回忆,他和范世杰、李响等人27日上午到达沧州美术馆时,展品已被工作人员取下,按作者分成三堆。范世杰清点时发现李涵作品为59幅,少了一幅,当即对李涵、李响等人提出。因全部展品急需转运泊头展出,现场逐一清点比较麻烦,同时考虑到和沧州美术馆的良好关系,李涵表示搞清楚再说,“一般的画丢了也就丢了,没想到竟然是恩师吴作人先生题字的《小熊猫》。”

在向警方、中纪委提供的报案和举报材料中,李涵及其委托人称丢失画作价值人民币30万元。记者查阅文化部评定的有关润格,截至2014年6月,画家李涵的国画润格是每平尺5万元。业内人士认为,李涵16岁成为国画大师李苦禅的入室弟子,是中央美院文革前最后一届毕业生,深受李苦禅、叶浅予、吴作人等大师熏陶,又一向追求艺术、淡泊名利,在当代写意花鸟画坛实属“国宝级”人物。“小熊猫本身是李涵教授的代表作,最难得的是有吴作人先生的题字,因为吴作人生前很少给人题字。”

李涵教授表示,这幅画作之所以珍藏30多年,并想作为“传家宝”,主要因为上面有恩师的题字,而且是恩师吴作人唯一题字的作品,具有唯一性和不可复制性。“正规的美术馆应该履行正规的手续,只有山寨版的美术馆不负责任。”

双方争议焦点:《小熊猫》是否参展?到底谁在撒谎?

李涵教授发现吴作人题字《小熊猫》失踪是在撤展次日回京之后,他用“别人借了钱没给打欠条”形容此次参展。据介绍,28日发现遗失这幅重要画作后,他立即给沧州美术馆秘书长李智打电话,李智说可能错放到天津的展品中了,李涵马上与运送展品到泊头的李响联系,李响经清点答复说没有该画。李涵当晚再次致电李智,李智也认识到事情的重要性,因为这与该馆的管理有关,但安慰说“没关系,咱有监控录像,一查就知道了”。两天后,李涵又致电沧州美术馆理事长周爱民,周爱民也表示监控录像一查就知道了,不必着急。李涵问会不会有人在监控上做手脚,周爱民表示监控公安局联网谁也做不了手脚。

12月7日,李涵教授委托北京媒体人、画家李树生去沧州美术馆询问该画下落,美术馆否认该画在馆中展出过。李树生要求查看监控录像,美术馆称监控录像7天一更新,已经自动删除。

今年7月17日,李涵教授委托助理范世杰到沧州市公安局运河分局刑警队报案。据范世杰称,接待民警听闻此事涉及前政法委书记表示需要请示,后答复不受理报案,建议采取民事诉讼。对于警方因何不予立案,中新网记者从11月5日开始多次联系并上门拜访沧州市公安局及其分局,但至今没有得到正面答复。

范世杰、李树生等人证实,2013年11月13日,他们陪同李涵教授将包括失踪《小熊猫》在内的20幅画作送到沧州美术馆,15日预展时他们都看到这幅画。范世杰说,李涵教授是上车前特意回家拿的这批画。李树生说:“这幅画比较旧,是用卷轴装裱的,位置在美术馆一进门的楼梯旁边。”

天津西洋美术馆馆长李响、天津画家李文卿、山东泰安市画家侯瑞江、泰山碧霞祠道长李清福等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证实在沧州美术馆画展上见到过李涵教授创作的、有艺术大师吴作人先生题字的画作《小熊猫》。李文卿称,该画位置大概在美术馆靠门的李祥龙大型画作旁边。侯瑞江称,“从大门进去,在关于这次画展的介绍旁边,就有这幅画”。

李涵教授回忆,15日预展时,他和范世杰、李树生等人看到自己的60幅画作全被展出,其中吴作人先生题字《小熊猫》就挂在美术馆斜对西门的地方,为此他还向有关部门和记者提供了展品的详细位置图。他认为,该画被盗窃或“掉包”时间发生在16日正式展出之后,“如果监控对美术馆有利,美术馆应该约我方一起看,因为这是证明他们清白或者不必承担责任的证据。从北京到沧州只有3小时的车程,一周多的时间,美术馆为何任由监控录像删掉呢?只能认为他们看到了监控录像对自己不利,才不让看并编谎话说该画没有参展。”

此前接受记者采访时,沧州美术馆秘书长李智称,画展结束后,美术馆已经将参展所有画作交给李涵教授,交接时对方也没有提出异议,交接的各项记录收条也都没有错,然而李涵返回北京后却告知他丢失一幅画作。经过观看监控录像,发现该馆没有展出李涵教授所说的那幅画。美术馆公室工作人员张丽称,“李涵先生送来20幅画作后,虽然没有办理交接手续,但我们还是逐一对画作进行了登记,登记当中以及随后的展出过程中,都没有看到李涵先生所说的《小熊猫》画作。”

沧州美术馆理事长周爱民则表示,画展结束大概三天后,李涵教授才跟他联系称画作丢失,他随后与美术馆联系,查看了当时的监控录像,并未发现李涵所指画作。

记者11月6日发稿前,曾希望沧州美术馆提供所称的交接记录和画作登记单,工作人员称可以提供,但截至记者发稿前仍未提供。

李树生称,当他受李涵教授委托去沧州美术馆询问该画下落时,馆方否认该画在该馆展出过,并称电脑中保存的照片可以证明。李树生认为,连监控录像这样原始的证据都删掉了,电脑里的图片焉能保证不作假?“即便客人到饭馆吃个饭,重要物品丢了,饭店也会积极配合查找,甚至一起向警方报案。参展者提出珍贵画作丢失,沧州美术馆非但不积极配合寻找,还百般推脱责任,甚至在言谈话语间贬损老人的艺术成就,实在是欺人太甚、不可理喻。”

范世杰则表示,双方有关人士应该接受测谎调查,看看到底谁在撒谎。

民间美术馆建在河北“十佳公园” 创建人确为沧州前政法高官

据范世杰透露,李涵教授一直希望事情圆满解决,还曾拜托河北省一位老领导过问此事,但当这位老领导的秘书给周爱民打电话时,“周的态度极为嚣张”,气得老人夜不能寐,因而决定实名举报周爱民。

李涵教授称,当有人问及他在沧州美术馆丢画一事,周爱民答复称那幅画没有在该馆展出,主要理由是他们曾为参展作品拍照,对参展作品进行过登记,查看过监控录像,都没有这幅画。还说撤展时李涵没有提丢画的事,离开美术馆后才提出,他们不负责任。为了对李涵表示轻蔑,周爱民说了这样的话:何家英(河北任丘人,现任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美协副主席、天津美术学院教授)在该馆办展时也没有丢画。这次画展即便丢画也应该丢梁崎的,而不是李涵的,因为梁崎的画比李涵的画值钱。

对此,李涵教授表示,何家英的画没丢,可能是人家的画值钱看得紧,而且有正常的手续。至于梁崎的画不是没丢,而是因为有正常的手续又被追回来了,“十二册页被沧州美术馆放在库房里,始终没有参展说明了什么?如果没有交接记录,还能找到吗?”

李涵认为,沧州美术馆所有关于吴作人题字《小熊猫》不在现场的“证据”,都是单方面、完全可以自己编造出来的,而且前后自相矛盾。“要说我无中生有地找沧州美术馆的麻烦,我一个70多岁的老人,教了一辈子书,有这种必要和动机吗?你可以认为我的画不值钱,但30多年前唯一由吴作人先生题字的画,你能说不值钱吗?这幅画是我的宝物,我可能记错吗?往外拿时我有心理活动,在美术馆预展时我反复看了多次,驻足凝望留下深刻的记忆。”

针对实名举报周爱民一事,李涵教授表示,他正在等待结果。“中纪委那么忙,咱的事毕竟是小事一桩。实际上从发现丢画那一刻起,我断定这幅画再也找不回来了。通过此事,我只想提醒美术界的朋友,以后办展一定要注意画作的安全,一定索要正规详细的收据,从我丢画事件中汲取教训。”

面对李涵教授的举报和质疑,沧州美术馆理事长周爱民日前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他确实未在这次展出中见到李涵教授所称的《小熊猫》画作,且之前也不知道李涵教授就丢画报案一事,更不存在干扰司法公正的情况。他对李涵教授的实名举报感到遗憾,同时欢迎公安机关就丢画一事立案调查。

周爱民同时表示,沧州美术馆也将从此次事件中吸取教训。他说,“对于李涵教授丢画一事以及他对美术馆提出的质疑,我都能理解。但要说美术馆私藏画作,我并不认可。”据透露,事件发生后,该馆在升级安防措施的同时,对举办画展的各项手续要求将更加严格。

记者查阅当地媒体的公开报道,沧州确有一位周爱民曾担任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还曾兼任综治委主任、市临港经济发展协调委员会书记等职。涉及周书记的报道主要集中在2007年至2011年,河北省刚刚被提起公诉的落马厅官刘学库同期担任沧州市长。

在沧州日报等媒体的公开报道中,沧州名人植物园占地面积25.9公顷,投资概算8400万元,由北京城建道桥集团进行BT施工建设,曾是沧州十大城建工程之一,刘学库2009年曾调度要求按期完工,该综合性公园还曾入选河北省“十佳公园” 。而位于名人植物园内的沧州美术馆建筑面积2100多平方米,是一家民营、非盈利性文化机构,周爱民任理事长。该馆由8位企业家捐资1600万元兴建,沧州市委、市政府非常重视,因而在公园批准占地。美术馆2011年8月奠基,次年9月开馆时沧州多位市领导出席活动。

对此,周爱民对中新网记者解释说,沧州(名人)美术馆是由社会知名人士、艺术家和著名企业家发起并投资建设的文化类场所,是经民政部门批准的社会公益性质的社团法人单位。“我和沧州美术馆的理事会、监事会成员都是退休人员,不从美术馆拿工资,美术馆的盈利也全部用于维持正常运营。”

李涵丢画事件经中新网报道后,主流媒体纷纷转载,网友纷纷对李涵教授表示同情,建议他在沧州媒体发布公告,征集《小熊猫》在沧州展出的照片和证言,法律人士也建议继续搜集有力证据,力促警方立案调查。

吴作人国际美术基金会秘书长、吴作人先生的女婿商玉生认为,无故删除监控录像本身是违法行为,在社区、机关等处由公安部门安装的监控录像及其内容受法律保护,所在单位及有关人员有保管的责任。对此,媒体早有报道。(完)

美女图片

订做旗袍礼服

泥鱼养殖技术

美女写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