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夹头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凄美的同性之恋[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47:29 阅读: 来源:夹头厂家

同性恋,不是现代社会的专利,自古便有。在古代,同性恋最集中,涉及人数最多,莫过于历朝历代的三宫六院。虽然,古代的同性恋没有现代社会这么嚣张放肆,但是也不乏其中的音音之味,生死相随。

明朝永乐年间,朱提县有一个姓朱的县令,为官清廉,为当地老百姓做了许许多多的好事,父老乡亲都很爱戴他。朱知县膝下只有一个女儿,叫朱兰婷。兰婷年少娇美,精通琴棋书画,还擅长吟诗作词。

朱知县对女儿十分宠爱,把她视为掌上明珠,如果有人前来求婚,就让兰婷自己选。但是,先后上门求婚的富家子弟不下数十人,却没有一个看上的。

二月二龙抬头,朱提县的父老乡亲,都前往“龙洞观”赶庙会。那一天,龙洞观可谓是人山人海,远远看去,全是一片黑压压的人头。当然,朱兰婷也夹杂在人群里。

朱兰婷走到一座小桥上,眺望远处的红男绿女时,一个少女紧紧地跟着她,不停地盯着她看,那眼神就像是热恋中的情侣。朱兰婷仔细一看,那是一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女子。但见那女子相貌清秀,非常漂亮,有几分富家子弟的韵味。

朱兰婷对那姑娘很有好感,很快喜欢上了她,反而目不转睛的凝望着那位姑娘。那位姑娘微笑着对兰婷说:“姐姐就是朱知县的千金,朱兰婷小姐吧?”

兰婷也微笑着说:“朱知县正是我的家父,我就是朱兰婷。”

那姑娘依旧微笑着说:“早就听说朱知县家的千金,貌美如花,如仙子落凡尘一般美艳,果真一点不假。”

兰婷问:“姑娘家住何方,怎么称呼?”

那姑娘笑着说:“我叫秀秀,家住不远的邻村。”

两人手拉着手,臂挽着臂,温情的谈了许久。两人彼此产生了爱慕之情。时间不早了,兰婷要回去,秀秀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眼中积满了泪水。兰婷也茫然若失,含着眼泪邀请秀秀到家中玩耍。秀秀拒绝说:“你是朱知县家的千金大小姐,我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女子,去了,恐怕不妥,还是不去的好。”

两人依依不舍,挥泪而别。

朱兰婷回到家里,十分想念秀秀,天天盼着秀秀能来,听自己诉说一片相思之苦。可是,越是盼望,就越是失落,以至于兰婷都想出了相思病。朱知县派人到附近的村子打听秀秀的消息,但是没有人能知道秀秀这个人。

朱兰婷一病就是数月,身体虚弱得就像一个婴儿。朱知县到处请名医给女儿看病,却没有一个医生能医好兰婷的病。一晚,月上中天。丫鬟们都睡了,兰婷坐在窗前,看着天上的明月,不由自主的思念起秀秀,默默流泪。

忽然,敲门声响起。朱婷以为是父亲,道:“爹爹,女儿已经睡了。”

门外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我是秀秀,快开门呀。”

朱兰婷喜上眉梢,急忙起身把门打开。两人一见面,相互拥抱,一阵哭泣接着一阵哭泣。那感人的情景,已是笔墨无法描写。

朱兰婷拉着秀秀一同坐在闺床上,娇滴滴的责骂:“你个负心的东西,害得我好苦呀!”

秀秀露出一种赔罪的神色,道:“离别后,我也十分想念你。可是,回家以后,家父就患了重病,需要我精心照料,直到昨日才康复。”

朱兰婷破涕为笑,依偎在秀秀怀中,道:“念你一片孝心,我就原谅你了!”

朱兰婷邀请秀秀与自己同床共枕,秀秀也不推辞,穿着衣裙,与兰婷同枕而卧。睡了一会儿,朱兰婷慢慢把手移过去,抱住秀秀的腰。秀秀挣扎了几下,兰婷抱得更紧了。秀秀挣扎不脱,也就不再挣扎。又过了一会儿,兰婷慢慢移动玉手,来回抚摸秀秀的身体,秀秀没拒绝。兰婷更加放肆起来,竟然把玉手伸到秀秀的双峰之上,不停的揉搓。秀秀红着脸,声音也变得粗糙起来。揉搓一阵,朱婷试着去解秀秀的纽带,秀秀抓住她的手:“不可!”

兰婷也不管那么多,再次去解秀秀的纽带。这一次,秀秀也没拒绝,任凭她在自己的身体上放肆。兰婷慢慢解开秀秀的纽带,脱光她的衣裙。兰婷不停地挑逗秀秀,秀秀实在受不了,也伸出玉手,解开兰婷的纽带,脱光她的衣裙。二人虽为同性,却也行了一场酣畅淋漓的鱼水之欢。

第二天,朱兰婷的相思之病完全好了,她怕父亲知道,继续假装生病,并把秀秀藏在闺房中。

一晚,深夜,朱兰婷和秀秀正在闺房中,行云雨之欢。朱知县出门小解,路过女儿闺房时,听到里面传来粗糙的声音,便用手指捅破窗纸,看看里面是什么情况。这一看,差点没把朱知县气死。朱知县是一个聪明人,并没有破房门进去,而是气愤的回到自己的房间。第二天,朱知县把女儿叫到身边,要求她,以后不能再做那种伤风败俗的蠢事了。朱兰婷哭着说:“昨晚之人,其实是一个女子,并不是男人。”

朱知县更加恼火,狠狠的臭骂了女儿一顿。

朱兰婷哭着回到闺房,对秀秀说:“咱们的同性之事被父亲知道了!以后,我还有什么颜面去见父亲大人。恐怕,咱们俩的缘分已尽,从此,就要天各一方。”

秀秀拉着兰婷的手,哭得草木含悲,风云变色。两人的事情已败露,秀秀不能再留下,只得含泪离去。

当晚,兰婷想着无颜再见父亲大人,解下腰带,系在房梁上,自缢而死。朱知县失去爱女,伤心过度,昏死七天七夜,方才醒来。秀秀知道兰婷自缢身亡的消息后,跑到后山,跳崖而死。

半年后的一天,朱提县城里来了一个白头老翁,能观天机,能知生死。很多人都跑去找白头老翁指点迷津。他所预言之事,百发百中,无不应验。

朱知县把白头老翁请到府上,向他询问爱女前世后世之事。白头老翁拿出一面镜子,在上面画了一阵,又看了一阵,才对朱知县说:“前一世,你女儿与秀秀本是一对比翼鸟,双宿双飞,后来,被你射杀其中一只,另一只也悲痛而死。前一世,她们缘分未尽。这一世,她们是来续前缘的,只因在转世轮回中,投错了胎,两人成了同性。至于她们的后世,你大可放心,她们俩的爱情感动了九华仙子。九华仙子把她们收去,修炼神仙术,将来得道飞仙。”

朱知县听了老翁的话,心里十分高兴,拿出一些银两,送给老翁。老翁哈哈一笑是,道:“黄金白银,世俗之秽物!”说完,化作九华仙子,乘坐一只仙鹤,拂袖飞去。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民间鬼故事”的文章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