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夹头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南海通道安全是重中之重

发布时间:2021-01-21 16:35:54 阅读: 来源:夹头厂家

南海:通道安全是重中之重

大战略是最高层次的战略,国家大战略就是政府自觉本着全局观念,开发、动员、协调、使用和指导国家的所有军事、政治、经济、技术、外交、思想文化和精神等类资源,争取实现国家的根本目标。在实施过程中,要求确定国家多项重要目标的至少基本恰当的轻重缓急次序。这意味着“战略集中原则”,坚决将重点放在最优先事项上。而大战略的另一个关键,在于目标与手段之间的平衡。

大战略是最高层次的战略,国家大战略就是政府自觉本着全局观念,开发、动员、协调、使用和指导国家的所有军事、政治、经济、技术、外交、思想文化和精神等类资源,争取实现国家的根本目标。在实施过程中,要求确定国家多项重要目标的至少基本恰当的轻重缓急次序。这意味着“战略集中原则”,坚决将重点放在最优先事项上。而大战略的另一个关键,在于目标与手段之间的平衡。  虽然南海问题未必上升得到国家大战略的层面,但是大战略的关键原则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南海问题,找到解决南海问题的恰当方法。目前看来,南海的主权争议是问题的根源所在,油气资源开发等利益争端往往是激化南海矛盾的导火索。在主权争议长期化且油气开发争夺白热化的情况下,我们有必要明确:南海问题的实质是什么?南海的油气资源利益对中国的重要程度如何?中国在南海的主要利益是什么?

南海的油气利益  南海问题争议的焦点之一是油气资源。除了主权归属,资源似乎是各方在南海争夺的最重要的背后驱动力。南海拥有丰富的油气资源,为世界四大海洋油气聚集中心之一,甚至被誉为“第二个波斯湾”,但实际上各方对南海油气储量的评价差异较大。那么,南海油气储量对中国利益到底有何重要性?  中国国土资源部发布的数据显示,南海油气资源量为230亿~300亿吨,占中国油气总资源量的1/3,其中70%蕴藏于深海区域。目前,中国的油气开发多集中在北部以天然气为主的资源区域。南海南部的油气资源更多集中在南沙海域,且已形成较多的大型油气田。越南 、马来西亚 、文莱等国的油气田主要分布在这一区域。由于地形复杂和深海油气开采能力有限,南海中央深海盆地的油气开发尚无人涉足,南海周边国家在南海的油气开发大都限于本国邻近海域。  油气开发方面,一方面,中国对没有争议的海域的油气资源开发“望洋兴叹”。因为,目前中国只具备300米浅水油气田的勘探、开发和生产的全套能力,深水油气田开发能力只达到333米水深,且南海深水区与中国大陆的距离大多超过300公里。另一方面,对于西沙、南沙群岛的附近海域“鞭长莫及”。由于远离中国大陆,越南、马来西亚、菲律宾等周边国家抢在中国进入该海域之前,已经进行了大量的油气开发,造成实际控制的既成事实。  能源依赖度方面,目前中国在南海海上石油产量仅为2000万吨左右,仅占石油总产量的10%左右,占总消费量比重不到5%。天然气方面,2007年中国在南海的天然气生产能力约为60亿立方米,而当年天然气总产量已经接近700亿立方米,南海所占比重不到9%。反观马来西亚、文莱和越南等其他周边国家,其对南海油气生产的依赖程度大大高出中国。对于马来西亚、文莱、越南来说,南海油气产量成为其能源主要来源,更是它们出口创汇的主要支柱。  由于南海周边国家的炼油能力不足,它们出产的原油相当一部分已经输往中国。2005年越南出口到中国的原油为319.55万吨,占其当年总出口量730万吨的43.8%,而这一比例在2004年更高达64.83%。中国庞大的消费市场对南海周边的东南亚国家来说也极具吸引力,事实上其中部分国家的原油出口已经在一定程度上依赖于中国市场,这也可以作为中国与南海周边的东南国家在油气开发中博弈的一个筹码。  单就能源供应对中国的重要性而言,南海的油气产量对中国的能源瓶颈来说是“杯水车薪”,不过从长远来看,我们需要加快开发蕴藏资源,完善我国的能源供给结构。而对于有争议的区域,产出的油气对周边的一些国家“至关重要”,并对我国能源进口结构的多元化有益。  南海通道利益  中国的资源依存度不断攀升,连接中国南部与外部主要通道的南海海域正成为中国经济的水上命脉。南海通道的畅通与否,关乎中国现在以及今后的经济安全。  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带来战略性资源的对外依存度不断上升,这些资源的进口大多通过安全系数高、运行成本低的水运方式。2010年中国石油进口量首次占到了消费量的一半以上,对外依存度达到了55%。除石油外,根据海关总署的数据,2010年76.06%的石油、70.54%的铁矿石、43.1%的铜矿砂以及38.56%的铅矿砂等进口依赖南海通道。分地区而言,中国战略资源进口的四大来源地区:中东、非洲、澳大利亚和南美洲,前两者几乎全部依赖于南海通道,一旦南海通道堵塞,可替代的运输方式有限。  对于中国来说,经济对外依存度不断上升首先是建立在出口导向型经济结构的基础上的,而中国九成以上的货物都靠水路完成。据海关总署数据,在中国的货物进出口贸易中,海路运输的比重占到了90%以上。经过对2009年和2010年中国水陆运输情况的简单保守统计,中国海上货物贸易至少有40%以上需通过南海通道,而且预计这个比重仍将随着经济复苏而缓慢攀升。  对于中国未来的经济发展来讲,南海通道的安全和畅通至关重要。更值得注意的是,南海通道不仅能支撑中国经济安全的有效运行,同时也是中国和东盟地区国家共同利益的重要构成部分,可以以此为合作契机展开对话。  通过南海对我国最为重要的两个利益目标分析发现,油气资源仍是中国在南海的重大关切,但从长远和整体来看,通道安全利益对中国来说显得更为重要和迫切。仅为了争议地区的油气资源同南沙海域的东盟国家“大动干戈”显然不值得。油气资源虽然存在排他性利益,但不是不可以实现“共同开发”,“共同开发”可以增进与周边国家的互信和培养良好的地区合作氛围,保持该地区的稳定,确保南海的通道安全。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东盟是一个很好的平台,双方发展经济、共同安全要求等利益,为中国加强与东盟的友好关系提供了契机。  发展同东盟的友好关系  南海问题牵涉到五个东盟国家,而中国与东盟十国关系的确立和延续是长期磨合的结果。在当下的环境中,中国与东盟关系的走向很大程度上影响南海问题的解决。因此,中国应抓住东盟平台,倾听来自东盟的声音,并在更深层面上获取相关国家的信任及以和平解决南海问题、共享发展利益的真实意愿。  首先,中国和东盟的共同利益没有因南海问题的波动而出现明显变化。中国和东盟各国的地缘位置决定了双方对安全议题的关注,由于中国与东盟国家的实力悬殊,双方之后通过构筑互信来化解实力不平衡的负面心理效应。另外,经济整合正推动中国和东盟共同利益的不断深化。目前中国是东盟第一大贸易伙伴,而东盟是中国的第三大贸易伙伴。2010年,随着中国和东盟自由贸易区FAT的启动和顺利实施,双方的经济合作再上一个台阶,仅就进出口贸易而言,在FTA正式实施的头一年,中国对东盟出口增长30.1%,进口增长44.8%,双方经济合作的潜力仍十分巨大。经济利益的巨大潜力已成为中国与东盟关系考量的首要因素。  其次,东盟在南海问题上并非铁板一块。作为一个区域性国家间组织,东盟组织结构比较松散,并未形成具有约束力的超国家管理机构。并且,各国之间的利益分歧很大。比如,既有印尼这样传统的地区性大国,也有新加坡这样小而强的新兴工业化国家,既有老挝这样仍处于不发达阶段的内陆国,也有坚持社会主义体制的越南。国家间的差异导致利益诉求各异。因此,东盟对待同一问题会产生不同的声音。因此,对东盟本身来讲,当前的主要任务应是协调内部主导权之争,以及确认外部发展的方向性的首次要顺序。  虽然目前舆论往往造成东盟在南海问题上对中国持一致性立场的表象,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更为重要的是,东盟国家中仅有一部分在南海有领土主张,而且这些主张国的领土主张又有重叠,彼此之间也存在矛盾,比如,东盟对越南和菲律宾的做法并不完全赞成和支持,对越南等企图“绑架”东盟对付中国的行为颇为反感。  目前中国和东盟的关系正迈入第三个十年,双方需要更多诚意来为经济合作拓展政治基础,共同致力于地区的长期繁荣发展。在发展同东盟友好关系和坚持南海地区中国主权归属的情况下,中国需合理评估中国在南海的具体利益,并确定相对的应对措施。  综上所述,南海问题上,油气资源仍是中国在南海的重大关切,但从长远和整体来看,通道安全利益对中国来说显得更为重要和迫切。外向型的经济结构和日渐上升的对海外资源及海上运输的依赖,以及大国的介入,都将迫使中国重新审视在南海的通道安全利益。不论是从本国切身利益出发,还是从地区共同利益和大国责任出发,中国在维护南海通道安全方面都应加大力度,加强同周边国家的合作,及其加强与东盟的关系。这将有助于化解东盟国家对中国在南海问题上只强调主权和资源利益的误解,缩小其他大国插手南海事务的空间。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