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夹头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狱者奇谈11111111111-【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0:19:04 阅读: 来源:夹头厂家

四.

警察来的很快。

中年警察看着裹着毯子一脸惊疑不定的王静说:“王小姐,我们仔细检查过了,你的屋子并没有外人入侵的痕迹,门窗都是完好的。”

“不会的,一定有人进来过!”王静急急的说:“前天晚上莫荷失踪前就听见动静了,而且如果不是有人在房间外强行推开我的房门,桌上的这个花瓶怎么会打碎呢!”

“这个……”中年警察尴尬的打量了一下地上的碎片。

“会不会是以前租住着房子的人干的?这是出租房,如果以前租住的人留了钥匙或者另配钥匙,完全有可能进来。”

中年警察摇摇头,否定了她的话,“这个是不可能的,这种房门的钥匙是防盗的,没办法另配,我们昨天问过房东了,房门钥匙房东都有记着,并没有丢失或者租户未交还的问题。”

“那怎么回事?”王静瘫坐在沙发上。

见她脸色很不好的模样,中年警察忙安慰道:“前几件案件的失踪者都是在居民区内失踪的,莫小姐应该不是在屋内被人掳走,我们会尽快破案,王小姐不要太过担心。”

虽然警察这么说,但王静心里明白这不过是例行安慰的话而已,不过无论如何,这房子是没办法住下去了。她联系了一个本地的朋友,让她暂住几天,然后便收拾好东西准备去房东那儿退房。

敲了许久的门就没人开门,或许出门了吧,王静想着便转身准备离开。

这时一个青年男子出现在她背后,然后略微诧异的看着她,“你有事么?”

王静见男子用钥匙打开房东家的门便问:“我找房东,你是?”

“哦,我爸他出去买菜了。”男子略为腼腆的笑了起来,“要不你进屋坐坐,估计一会儿他就会回来。”

犹豫了一下,王静还是踏进屋子。

“我叫李兼,不知道你叫什么?”李兼带着谦和的笑,端了杯热茶递给她。

“我姓王。”王静略为局促的说道:“我挺李伯说起过你,他说你一直在国外,不过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听了她的话,李兼的笑容变得有些奇怪,“就是这今天才到家的,离开家太久了我很想念我爸,不知道他是不是也想念我。”

“子女在外,父母在家都会担忧的,一会儿李伯看见你一定很开心。”

“或许吧!”他不甚在意的耸了耸肩。

王静紧张的握住茶杯,总觉得李兼在偷偷打量自己,这让她感觉很不好,尤其是这两天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突然李兼哧的笑了出声,“虽然很冒昧,但是我还是想问下,你为什么这么紧张?”

对方这么问出来反而让王静觉得轻松了,她抿着嘴想了一会儿才说:“最近,我的室友失踪了,所以状况不太好,你别介意,我的意思不是说……”

“我知道。”李兼打断她的话,正准备说些什么,屋子外便传来了开门声。

“小静,你进来了的?”李伯笑着和她打招呼,待他看清屋里的另一个人时,却惊诧的瞪大了双眼,那声色完全是惊大于喜。

李兼笑着拥抱了一下李伯,“爸,我回来看你了,我很想念你。”

李伯愣在原地半天没说出话来。

见状,王静忙上前说道:“本来不该来打扰的,不过……最近发生的事情您也知道的,所以我想退房,暂时住朋友那儿去。”

“唉——”李伯叹口气,“警察来问过我了,真是造孽啊!小静你一个女娃子住也不安全,是该和朋友住一起。”说完,他起身去屋子里把租房押金和剩余房租递还给她。

没想到对方这么好说话,王静反而有些脸红的笑着和他们道别了。

五.

躺在朋友家柔软的床上,王静稍微安心的舒了口气,今晚总算能安心的睡个觉了。

周围一片昏暗包围着她,她突然感觉非常恐惧,那种恐惧到极点的感觉,不知道为何她就是觉得自己在那开启门缝的屋子里了。

“呼哧——呼哧——”艰难的喘息声从角落中传来,王静慢慢朝声源处走去,她惊恐的在角落里看见了一个人。

那人的左腿被完整截去,猩红的血染得牛仔裤透出沉沉的黑色,一头凌乱的黑发挡住了脸,如果不是艰难的喘息的胸口的起伏,她一定会以为这个人已经死了,而且,那人眼熟的衣物和体型让她一眼就认出,这个人正是失踪的莫荷!

人在做梦时,大脑磁场波动可能会让她感受到一些真实的画面!这样的念头突然跳进王静脑中,如果她梦里见到的是真实的场景,那这究竟是哪里?

正当王静焦急的在屋里转来转去观察是,屋子的门打开了,透过屋外的光源,她万分惊异的发现进来的人居然是她们的房东——李伯!

昏暗的光线使她看不清李伯的表情,不过她清楚看见对方的动作,李伯缓缓走到角落里看了眼垂死的莫荷,然后走到房间另一边的一张床旁,那张单人床上盖了张白色的床单,他掀开床单。

王静惊恐的看见,床上血迹斑斑的残肢拼成了一个人形,一个没有头颅的人形!

李伯看了看残肢,然后把床单盖了回去,嘴里低声嘟囔些什么,王静努力想听清他在说些什么却怎么也请不清楚。

只见他拿起一把尖锐的水果刀,缓缓走到莫荷面前,小声说了句“早日安息吧”,然后高高举起泛着寒光的刀。

“不要!”王静尖叫着从床上坐起,一看窗外,缕缕阳光已透过厚重的窗帘散落进屋内。

来不及和朋友打招呼,匆忙穿上衣服,拦了辆车便赶往李伯租住的居民区方向去。

王静刚下车便碰上从外面回来的王阿姨,努力让自己保存平静开口道:“王阿姨,怎么早就出门了?”

“对啊,锻炼锻炼身体。”王阿姨抬抬胳膊,“小静最近还好吧,小莫的事情我听说了,唉!希望警察能早点找到她。”

王静点点头,“最近把房子退了,李伯还给我退了押金和房租,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王阿姨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李老头他哪在乎这些钱啊,你看我们小区个个都把地下室租出去想赚点房租,只有他留着那么大个地下室放杂物。”

听了她的话,王静眼一亮,“我们都不知道李伯有地下室呢,是在这栋楼吗?”

“对啊!就在一楼,位置比较偏,还装了防盗门。”

六.

“警局接到公共电话亭打来的一个匿名电话,举报关于最近的失踪案件,说失踪的女子是被房东关在他家地下室。

当警方赶到并破门而入时,房东正欲持刀行凶,被囚禁女子送入医院及时,挽救了一条性命。

据警方推测,房东精神方面有些问题,他总认为把年轻女子躯体的一部分拼在一起,就可以复活自己已逝世的妻子,而通过DNA发现地下室的单人床上的残肢正是几年前失踪的几个年轻女子。”

王静坐在医院的病床上给莫荷削了个苹果,事情已经过去几天了,莫荷的身体和精神状况在她的照顾下已经慢慢恢复了。

显然,那个匿名电话是王静拨打的,不过她奇怪的是自己在梦中梦见莫荷已经遇害,可是警察赶到时却及时救了她,或许这就是命中注定吧!命中注定让她在梦里目睹这一切,才制止了可能再次发生的惨案。

警方通过紫外线灯照射发现地板上有大量血迹,虽然看出事后凶手尽力清洗的痕迹,还是不妨碍警方取证。

不过,无论如何,她自己也可以睡一个好觉了,王静看着沉沉睡去的莫荷在心里想着。

夜里的医院十分寂静,王静躺在陪护床上缓缓闭上双眼。

她惊诧的发现自己身在一个漆黑的地方,一个男人慢慢走向她,他露出奇怪的笑容,然后把手伸向她的脖子,扼住,“你的头可真像她,真像我的母亲啊!”

强烈的恐惧感使她猛地一蹬脚,从梦中惊醒了。

正当她舒了口气时,却惊恐的发现自己出现在一个熟悉的地方——李伯那间出租屋中。

梦里的强烈熟悉感让她恐惧的睁大双眼。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钥匙扭动的声音……

穿越之锦绣缘无限钻石版

我叫mt高清版九游

汉家江湖吾爱破解

使命游戏

相关阅读